您好,歡迎訪問中小學教育聯盟網

[新浪微刊]五個故事背后的中學校長劉彭芝

來源: 新浪微刊   2013-03-14 17:04:17

在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采訪,聽到的五個故事,打動了記者的心。

故事一:

今年春季開學前的科研年會,是人大附中老師集中研討教學與科研的時候。這一天,會議正在進行,校長突然說:“今天我請了一個男孩給大家唱唱歌。”老師們有些納悶。

男孩上臺了,有的老師認出是2 008年剛從學校畢業的李天行。歌聲響起,男孩的眼睛是濕潤的,老師們的眼睛也濕潤了。

高三那年,癡迷音樂的李天行突然向父母提出要報名參加電視選秀賽,父母堅決不同意,雙方相持不下,就找到了校長。校長說:“我支持你參加。”可是,就在他全身心準備參賽的時候,選秀賽被叫停,此時離高考還有半年,為了報答校長對自己的理解和支持,他夜以繼日苦讀,至終考上南京某大學傳媒學院。

李天行唱的歌,是他自己作詞作曲,歌名叫《感謝你》。在送給校長的歌詞集扉頁上,他寫道:是您鼓勵我走上這條陽光之路,讓我獲得了開心、釋放與幸福。

故事二:

楊迪,走進人大附中時是個普普通通的學生,上的也是普通班,用他自己的話說:“很長時間以來,我都不是一個目標明確的人,一直沒有找到學習的真正目的。”

高中期間,他在學校的英語劇活動中拍攝了班級英語劇《無間道》和《一般無賊》,兩部DV均在學校第一屆校園電影節中獲獎。2006年,憑著這兩部作品,他被世界六所著名大學的影視專業錄取,至終他選擇了美國紐約大學電視電影專業。

畢業后在給校長的信中他寫道:“直到我答應全權負責英語劇的拍攝時,我才發現這賜予我的不僅是挑戰自我的限,更是發現自我的起點。人大附中給了我們展示自己潛力的至寬廣的平臺,讓我們編織自己的夢,找到自己的理想。”

故事三:

人大附中青年數學教師唐小苗是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金獎獲得者楊奔和張瑞祥的老師,可這位老師的成長卻一波三折。

唐小苗在家鄉上中學時曾是全國數學競賽一等獎獲得者,保送北大數學系讀書,卻因沉迷電腦游戲沒有畢業,淪為無本科文憑、無北京戶口、無工作經歷的“三無”人員。

當朋友把他介紹給校長時,校長看到他身上的潛質,把他招進人大附中。這個曾經找不到生活目標的年輕人,現在不僅找到了自己熱愛的事業,找到了成功的快樂,也找到了個人幸福的生活,在北京娶妻生子。

在科研年會上,他告訴全校老師,當他第一次以人大附中教師的身份回老家時,年邁的父母落了淚,說終于可以放心了。

故事四:

誰也不會想到,現任人大附中電教主任的王峰,曾是來自陜北的農民工,之前在學校種過花,做過飯,燒過鍋爐。

做臨時工的他,人生發生轉折源于當時還不是校長的她的鼓勵:“要好好干,要學好一門技術。”王峰當時心里就產生了一股勁,從此研究上了電器和攝影,學??此龅貌诲e,把他調入電教中心。王峰現在已是全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在報刊上發表多幅作品,還多次參與大型專題片的拍攝。

王峰的經歷在人大附中不是個例。食堂臨時工魏二明師傅喜歡食品雕塑,校長知道后決定由學校出錢讓他學習深造,后來,他在全國烹飪大賽上獲得了金獎。

故事五:

前幾年,人大附中從外地引進了一名語文特級教師,課講得好了,班里學生都很喜歡他的課,但也有學生反映他不尊重學生,態度粗暴。

校長終于坐不住了。為了慎重起見,教務處到班里進行了問卷調查,結果是學生一方面對老師的師德不滿,一方面對他的課表示欣賞。校長和校務會形成共識:師德欠缺,一票否決!學校決定辭退這位老師。

五個故事背后的這位中學校長,名叫劉彭芝,是一位今年已63歲的女性。12年前,當她被任命為人大附中校長時,有人懷疑:“一個女同志,能撐起那么大的天嗎?”

這位女校長,用自己的辛勤與智慧,用12年來人大附中走過的“國內領先,國際,創世界名校”的道路,回答了這個問題。

尊重,是五個故事的核心,“尊重個性,挖掘潛力,一切為了學生的發展,一切為了祖國的騰飛”,鐫刻在人大附中校園的紅墻上,更銘記在她的心中。

愛,是五個故事的境界,只有愛才會尊重,才會無怨無悔地奉獻。她常對老師們說,從教40多年她的至大感悟是:“愛是教育的至高境界,愛是自然流溢出來的奉獻,尊重是教育的真諦,尊重是改革創新的源泉。”

學校新鋪的人造草坪,后勤人員擔心放上椅子會給壓壞,于是決定開學典禮全校師生站著進行。她說:“那不行,這么熱的天,時間又長,學生重要,還是草坪重要?搬椅子。”

學生演英語劇,看中了平常老師專用的一個大廳,年級組長和后勤人員都不同意給他們用,學生跑去找她,她二話沒說答應了。

這只是學校千千萬萬日常事務中的兩個小細節,卻告訴我們什么是“以人為本,以學生為本”,也告訴我們,為什么學生那么喜歡他們的校長。

掃一掃,下載App端
掃一掃,添加微信公眾號
亚洲精品无码不卡在线播放_中国老太和老头xxxx_国产明星裸体XXXX视频_一夜被三个男人灌满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